? 第四十章:病情-良陈美锦 开元棋牌bb331_开元棋牌能赢钱吗_开元棋牌都是玩家么

良陈美锦

第四十章:病情

沉香灰烬2017-4-14 16:2:39Ctrl+D 收藏本站

????二月过了花朝节,天气就渐渐转暖。丫头婆子们的棉袄也换下了,锦朝的暖房里一些早春开的花都搬了出来,送到母亲房里几盆青龙卧墨池的牡丹,又给父亲送了几盆白色山茶。她院子里的葡萄藤抽出新叶,沿着小池子的一座木架上爬满了藤萝,锦朝就搬了几株莲瓣兰放在藤萝之下,相衬相托,十分有趣。

????罗姨娘和几位姨娘不熟悉,相互也没话可说。顾德昭去上朝的时候,她就来找锦朝说话。

????她看锦朝布置这些,觉得十分有趣,笑着道:“……弄得像隐居的闲士。”

????锦朝也是打发时光罢了,跟她说:“你要是觉得好,我搬一些花去你那里。”

????罗姨娘眼睛亮晶晶的:“您暖房里那两盆淡绿的山茶花不错。”

????锦朝就让丫头把那两株山茶花搬给罗姨娘,花还是外祖母送来的,最近才开始开花。又让丫头捧了一盘子榆钱饼给罗姨娘,“初晨就摘了一奁的榆钱,和鸡蛋白面一起摊的饼,尝个新鲜。”

????罗素笑着接过了:“我原先家里就有两株榆钱,春天的时候姨娘在树下垫了草席,风吹过来榆钱落如雨,她就给我做榆钱饭吃……”她侧头看旁边贴梗海棠开出的灼灼红花,突然神情就寂然了。

????她还小,总是要想家的。

????锦朝跟她说:“父亲鞠柳阁旁边就种了榆钱树,你要是想看榆钱雨了,就去看看。”

????时间到了晌午,父亲马上要下朝了,罗素便回了静安居。

????锦朝洗了手,准备带着新做的榆钱饼去母亲那里,却看到雨竹从暖房里跑出来,一边向她跑一边说:“小姐……你快过来看看,暖房角落里有个洞!”

????暖房里有洞?

????锦朝有些疑惑,带着青蒲和白芸跟在雨竹后面进了暖房。

????“……奴婢刚才把那两株山茶花搬开,就看到后面脑袋大的一个洞。”雨竹指着放山茶花的架子对她们说。

????锦朝正要俯身看,青蒲拦了她:“怕是什么东西伤了您呢,奴婢来看。”

????锦朝点点头,嘱咐她小心些。青蒲慢慢接近花架,为了透光方便,暖房用的是高丽纸糊窗,再加上一层玻璃,但是这个角落没有玻璃,窗纸破开了脑袋大的洞,却也没看到别的东西。

????突然,花架下传来什么东西动弹的声音,青蒲吓了一大跳,连忙退回来。锦朝凝神细听,却听到类似猫叫的声音,她走上前伸手要拉开花架,青蒲想拉住她:“小姐,万一是有毒的蛇虫之类呢……”

????锦朝摆摆手道:“没事的。”拉开花架后,大家才看到花架里乱七八糟垫着枯萎的杂草和布条,一只毛色黄白相间的奶猫正趴在杂草堆里,伸着尾巴颤巍巍的。

????“一只奶猫啊,把青蒲姑娘都吓住了。”白芸笑道。青蒲平日沉稳安静,难得看到她担惊的样子。

????大家都跟着笑了。

????锦朝说她:“原先和外祖母一起去田庄,你还敢捉毒蛇呢,现在胆子也没那么大了。”

????青蒲脸色微红,她好些年没见到过蛇了。

????“小姐,这猫怎么办呢?”雨竹问她。

????锦朝也不知道:“该是母猫看暖房暖和,就跑进来做了窝。且等等看母猫会不会回来衔它走吧。”

????雨竹小声道:“我听我祖母说,奶猫要是见了人,母猫就不会要它了……”

????锦朝决定再等等看,也没有去动它,把花架搬回原来的位置等着。结果一整天母猫都没来过,奶猫饿得咪咪哀叫,到了第二天中午,声音都弱了。

????锦朝想了想,对雨竹说:“还是把它抱出来吧。找一个笸箩垫几层棉布给它做窝。”

????雨竹这一整天都急得抓耳挠腮的,听到猫叫就冲进暖房看,恨不得就把猫抱起来摸摸它,现在听到锦朝的话自己高兴得不得了,说了声:“奴婢立刻就去!”在耳房里找了个笸箩跑进暖房。

????佟妈妈过来的时候,就看着这只站都站不稳的猫趴在笸箩里舔牛乳。雨竹蹲在一旁抱着肩看它。

????锦朝坐在大炕上做女红,薛师傅给她的功课,绣婴戏莲图的手帕。

????“小姐开始养猫了吗?”佟妈妈打量那只猫,说:“只是怎么找了这么一只奶猫,不如奴婢给您寻摸一只白色的波斯猫?”

????锦朝笑了笑,“昨天在暖房里发现的,就当养着玩了。”她可不想花时间去伺候一只娇贵的猫,放下小绷,问佟妈妈找她有什么事。

????佟妈妈脸色一肃,道:“奴婢听闻,昨晚夫人一整夜都没睡着,咳得很重……恐怕是病情又反复了。”

????锦朝惊讶地抬起头,手里的针捏紧了。今天是三月初四……前世母亲病死,就在一个多月后!

????她以为母亲的病情已经轻了许多,柳大夫不是说好生调养着还是能有几年的,怎么这么快就加重病情了!她连忙问佟妈妈:“让柳大夫过来看没有?”

????佟妈妈道:“夫人让几位姑娘瞒着,要不是奴婢打通了扫地的婆子,还不知道呢……怎么可能兴师动众地请柳大夫来。”

????锦朝咬紧嘴唇,青蒲却突然惊叫一声:“小姐,快把手松开!”

????她手捏得太紧,绣花针都刺进肉里面了,锦朝却丝毫都没察觉到痛。佟妈妈一看也惊住了,赶忙上前掰开小姐的手,让青蒲把针取出来,血珠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雨桐和雨竹飞跑出去找止血的药,锦朝却拿过一旁的布帛擦了擦血,让她们回来:“小伤而已,用不着上药。佟妈妈,你现在就去禀了我父亲,派一辆车去接柳大夫来。青蒲,你跟我一起去母亲那里。”

????她站起来觉得自己心里发冷,都是她的错……她以为母亲已经没有大碍了,这几个月都没有重视她的病情。难道母亲还是会在四月十八病逝?她也只能眼睁睁看着?

????绝对不行!

????佟妈妈也不犹豫,立刻就去了鞠柳阁。锦朝由青蒲陪着去纪氏那里。

????她们还没踏进屋,就听到纪氏压低的嘶哑的咳嗽声,锦朝就想起她昨天来,母亲竟然装作没事一样陪她一个时辰,也不知道忍得多辛苦!

????墨玉正站在庑廊上,都来不及阻止顾锦朝冲进去。

????走过幔帐,锦朝就看到纪氏半个身子扑在床边,正咳得厉害,旁边的徐妈妈帮她拍着背。

????纪氏缓过劲儿,才看到自己的女儿正无声地看着她,她低声让徐妈妈帮锦朝端杌子来。

????“只是不想让你白白担心……我是好不了的。”纪氏淡笑着解释。

????锦朝却觉得鼻酸得厉害,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生怕自己会哭出来。

????片刻功夫,几个姨娘闻讯而来,关切了几句,帮着捧热茶、煎药、捶背,好不容易让纪氏舒缓了些。一炷香的功夫,柳大夫提着箱奁随父亲而来。

????顾德昭走到纪氏床前,先让几位姨娘都出去了,才挥手让柳大夫把脉。纪氏不想看他,顾德昭却盯着纪氏一直看,随后又缓缓对锦朝说:“你也先出去。”

????锦朝看了一眼柳大夫,老者捋着胡须对她点点头,她才行了礼退出去。

????“尊夫人惊悸忧思,心中抑郁成疾,再加上近日饮食不调,脾虚胃寒,才导致病情反复。”柳大夫对顾德昭说,“尊夫人体虚,现在用药已不敢太重,要是病再重一些,老夫就没辙了……老夫只能开一些调养的药方,在膳食上多注意滋补和温和。”

????顾德昭有些沉默,她竟然病得这么重了。他谢过柳大夫让他先出去,自己静静地对着纪氏很久,才问她:“你还是不喜欢我纳妾的,是不是……”

????纪氏闭上眼睛笑:“我喜不喜欢……要紧吗?”

????“虽然罗素是锦朝带回来的,但是我知道,这是你的意思。我以为你是同意的……”顾德昭说着,重重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不喜欢你这个性格,心口不一,倒是我委屈你了一样。”

????他说完,大步离开了内室。

????纪氏睁开眼看着他离开的方向……他刚开始纳宋妙华,自己就没有反对,后来她又帮他抬了杜姨娘、郭姨娘、云姨娘,半句怨言都没有。这些事……她心里清楚,哪里是她愿不愿意能决定的。她以为这便是贤惠,帮他管理家室,帮他开枝散叶,帮他娶如花美眷。

????他还想要她怎么样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