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六章:自杀-良陈美锦 开元棋牌bb331_开元棋牌能赢钱吗_开元棋牌都是玩家么

良陈美锦

第一百六十六章:自杀

沉香灰烬2017-4-14 16:12:17Ctrl+D 收藏本站

????顾德昭脸色凝重地望着手中的信封,又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顾锦朝喝了口茶道:“父亲切莫问为什么,女儿这儿不好把话说明白。您立刻拿着这封信去通州找通仓主事丁永墨,他知道该怎么办。”

????顾德昭又皱了皱眉:“朝姐儿,这事可关乎父亲的生死啊……这信你是如何得来的。里面又写的是什么?”

????锦朝叹了口气。父亲不放心她是应该的。毕竟这封信的来历实在可疑。

????她犹豫了片刻,还是把信的来历说给父亲听了。若是父亲不知这封信的重要性,反而透露了信息给别人知道,那更是不好的。

????顾德昭听了锦朝的话,觉得十分惊讶:“竟然是陈大人……你说他是因为文大人的渊源想帮助我?”

????锦朝道:“父亲……这事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咱们顾家可有灭顶之灾的。”

????顾德昭点点头表示他明白。他素日和陈大人并无交集,不过每次见面行礼问安而已,陈大人也一向是颔首而过,连话都没说过一句。知道赈灾粮食的事有了回旋的余地,他心里松了口气,但更多的是疑惑。

????眼看天色已经不早了,他没有再多问什么,和顾二爷说了几句之后套马去了通州。

????第二日就要开粮仓。

????锦朝去给冯氏请安之后就回了妍绣堂,给父亲做了几样点心。

????顾德昭一夜未眠,等事情办妥后回到大兴,先到了锦朝的妍绣堂。

????他喝了口桂枝熟水,跟锦朝说:“没有问题……丁主事看完信当即在烛台上烧了。随后连夜找人运粮,这次先运了三万石,把赈灾的粮食对付过去。还有十几万石分多次运完。”就算只是三万石粮食。也够他们忙了一宿。幸好丁永墨找的人个个都是不说话,闷头办事的。

????顾德昭还有话没说,丁永墨看了信之后。曾经对他说了一句话。

????“陈大人帮您,这是要冒很大风险的。您和陈大人竟关系深厚到这等地步。以前倒是没看出来。”

????颇有套近乎的感觉。

????顾德昭觉得这事不太对,就算有文大人的渊源在,陈三爷这样帮他也说不过去。通仓的粮食一向是最重要的,丁永墨又是个何等人物,三万石粮食一夜之间运完。这些都不是简单的事,要是一个不小心信息透露出去,陈三爷很可能被张大人猜忌。

????他觉得锦朝还有事瞒着他,但是想了想。他还是没有问。

????长女是个极有主意的人,她瞒着不说总有她的原因。

????他吃过点心又匆匆换上公服,乘马车去大兴通仓准备运粮了。

????又下起大雪了。

????陈彦允抬起头朝槅扇外看了一眼,雪骤纷纷,铺天盖地。

????旁的小厮捧了盏大红袍上来。陈彦允接过啜了一口,问了句:“七少爷来过没有?”

????小厮恭敬地回道:“来了一次,见您睡着就先回去了,说等下午要过来,请教您制艺上的事。”

????陈彦允昨夜和陈二爷商量了很久,回来歇下的时候已经是亥时了。

????陈彦允嗯了一声:“让他不用过来了。制艺上的事去问他三叔公。再把那件白狐狸皮的斗篷给他送去,他书房里虽说不点炉火,但总要保暖着。”陈家的孩子不能娇惯。他自己也一向不用炉火,冬天睡觉都是冷炕再加一床薄被褥。

????小厮应诺去办了。

????槅扇外北风卷着大雪,书房里却仅有更漏的声音。

????陈三爷放下书卷站起身,走到槅扇旁静静看着大雪纷乱。

????厚重的门帘被陈义挑开,他几步走进来。在陈三爷耳边低声说了句,“三爷,京城来人传话了。”

????张居廉派人请他过内阁。

????陈彦允笑了笑:“备马车吧。”

????作为权力最重的地方,内阁看上去着实不太起眼。它位于左顺门内,在文华殿的西侧。往里就是司礼监。

????大堂摆了一张长书案,两侧分列六把黑漆太师椅。挂褐色暗纹茧绸幔帐。正上又挂了块‘有德有典’的匾额,四盏六方绘八仙过海纹的长明灯。

????如今这四盏灯正亮着。

????陈三爷冒着风雪跨进内阁大堂。便有侍卫关了大堂的门扇。他和两位大臣见礼了,才坐到了左手第一个太师椅上,旁边就是脸色铁青的王玄范,正对着穿官绿右衽袍的,身材微胖的华盖殿大学士梁临。

????站在长案面前的人说了句:“彦允,你也该在京中置办个宅子。这雪又大,从宛平来往太不方便了。”

????这人穿一件仙鹤纹右衽圆领袍,腰配一品大员所用玉革带。中等个子,眼细长明亮,仿佛是个寻常的老儒。但长眉浓郁,盯着人的样子不怒自威。

????陈彦允笑了笑说:“下官不爱往热闹的地方凑,觉得京城喧嚷,宛平更清净宜居。”

????张大人随即道:“你的性子就是淡了些。身边也太清净了。”

????他说完这话就随意伸出手,旁边的编修立刻将一支朱笔递到他手上。

????司礼监秉笔太监冯程山正坐在旁喝茶,见此就放下了茶盏,笑眯眯地道:“……皇上的意思,咱家也说清楚了。张大人要是无事,咱们还有差事要做就先离开了。”

????张大人抬头看冯程山一眼,朱笔在奏章上标注了批红,不紧不慢道:“要请冯公公好生禀报皇上,老夫晚上再去看他。”张大人做过帝师,后来入内阁后才由陈彦允接任。

????冯程山笑容一僵,随即拱手离开。

????张大人才放下朱笔,看不出悲喜地道:“大兴通仓已经开仓,如今十二万石粮食已经从宝坻运河运往山西。你户部的赈灾银两也先拨下去吧,先赈灾要紧。”他又对王玄范说,“工部疏浚河流的事先缓一缓,去年收成不佳,朝堂减免赋税。如今国库空虚,实在不是兴修水利的时候。”

????王玄范随即站起来,拱手道:“下官……孙石涛还在下官那里。要是张大人需要,下官立刻就让孙石涛横尸家中。”

????张大人淡淡道:“孙石涛自然是要死的。不过怎么死已经不重要了。既然山西的赈灾粮食已经运过去了,区区一个顾家老夫还不放在眼里。”

????即便是除去顾家,对于长兴候府来说也根本无关紧要。

????王玄范低声道:“此事并不寻常,肯定是长兴侯府暗中帮助了顾家,不然那大兴二十万粮食亏空根本填不上。下官也是疏忽大意了,竟没有派人注意大兴通仓的举动……”

????张大人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长兴候能怎么帮顾家?他们能凭空变出二十万石粮食来?况且只是为了顾家,他们还不会动用到千户营卫仓的粮食。这事的确是你的错。你也不用急着认错,正好是要过年的时候,你在家里给我好好想清楚了再来说。”

????王玄范不停应诺,抬袖子擦汗。

????梁临也站起身拱了手:“张大人,这事却并非没有回旋的余地,下官倒是有条拙计。”

????正是这个时候,江严让侍卫通传了一声,有重要的事要禀报陈彦允。

????陈彦允走出内阁大堂,外面天色已经昏黑了,雪还下个不停。

????江严递给陈彦允一封信。“三爷……出事了。”

????陈彦允打开信封一看,随即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

????袁仲儒自杀了。

????里面不仅有仵作验尸录,还有袁仲儒留下的遗书。

????“是今儿晨的时候。丫头进书房打扫……发现袁大人就挂在房梁上。等人放下了都僵了,应该是昨晚深夜上吊的。还留了一封遗书。山西咱们的人得了消息立刻就传过来了,遗书也眷了一份。”

????袁仲儒是知道自己非死不可的,即便他逃得过这次,也逃不过以后,还不如死了干净利落。

????山西灾荒,百姓流离失所,卖儿鬻女更是比比皆是。他在遗书中说自己十分悲愤绝望,因为张大人想让他死。反倒连累了山西几十万的百姓,他试过从陕西、山东的义仓调运粮食。却根本不能解决问题。眼看着灾荒越来越远严重,粮食价格一路飙升。甚至已经到了平价的百倍之多。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要他死在政治斗争中,那还不如为了百姓而死。

????“听说袁大人死前还和自己身边的幕僚喝酒,曾说‘那还不如一死,至少能让张居廉放过山西’的话……”江严的声音压得极低,“袁大人死后,山西太原的百姓闻之啼哭,甚至自发全城披麻守丧,老人孩子都出动要给袁大人送葬。派了官兵驱逐都没用……”

????他原来以为袁仲儒也是精于算计,贪生怕死之徒。原来人都是有大义的时候。

????陈彦允什么话都没说,把信放进信封里,转身走进内阁大堂之中。

????梁临还在说:“……水路贯通到永清的时候就可以拦截而下,因船身损坏耽搁……”

????陈彦允走到张大人身侧,低声说了一句话,又把那封信递给他。张大人眉心微蹙,却也没说什么打开信封,梁临和王玄范都看着陈彦允,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张大人看完之后合上信,依旧看不出喜悲,却对梁临、王玄范道:“你们先下去吧,这事不必再说了。”

????梁临和王玄范面面相觑,最后退出了内阁大堂。

????张大人却叫了陈彦允说话:“既然他已经死了,那就截留漕运,移粟就民吧,也能比运河运送更快些。再从山东、河南、湖广、江西速动用司库银买粮食,运交苏州和浙江巡抚平粜,抑制粮价上涨。尸体就运送回京吧,也让他家人见其最后一面。袁仲儒自缢,要找个能安定民心的说法。”

????陈彦允应了声:“下官都知道。”他转身准备离开。

????张大人叫住了他:“……彦允。”

????陈彦允回头,张大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过了很久才说,“我一向是想提拔你的,你应该什么都明白。”

????陈彦允笑了笑:“自然。”

????他心里很明白,张居廉这还是怀疑他了。(未完待续)

????ps:本文架空,这个张居廉形象不要对入张居正哦。怕大家说我抹黑历史人物……历史上张居正还是个挺不错的人,虽然也有点心黑。作者君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该图方便改名字用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