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八章:怒斥-良陈美锦 开元棋牌bb331_开元棋牌能赢钱吗_开元棋牌都是玩家么

良陈美锦

第一百六十八章:怒斥

沉香灰烬2017-4-14 16:12:25Ctrl+D 收藏本站

????叶限穿着件宽袖皂边的斓衫,腰间玉带垂落,身上还披着灰鼠皮的斗篷。脸精致秀美,如玉淬般,看着她的神色淡淡的。

????锦朝屈身行礼,唤了声“世子爷”。

????叶限还是不说话,打量她手里装金脚镯的锦盒,过了会儿才问她:“我昨天才知道,你父亲所管辖的大兴粮仓曾出事了。”他这几天都没有回长兴侯府,还是因姐姐早产,他才匆忙从大理寺回来探望,偶然听父亲说起这事。长兴侯觉得这事情解决得有点莫名其妙。顾家究竟是怎么把二十万石粮食的空缺填补上的,而且做得无声无息。

????如果他们一开始就能做到,又何必求到长兴侯府头上?他们暗中求了谁?

????叶限听后沉默片刻,就叫李先槐去通州查粮仓的事。二十万石的粮食不是商贾能够凑出来的,顾家的粮食来源肯定是通仓或者卫仓。而卫仓都是有驻军把手的,想从里面运粮食出来就是天方夜谭。

????结果通州那边什么消息都查不出来,通仓这几个月开都没开过。

????越是这样,叶限就觉得越可疑。谁能把事情做得如此密不透风。顾德元和顾德昭两人肯定是不行的,他们也没这么大势力背景,能从通仓运粮补缺。

????这事老长兴侯本没想让他知道,等他知道的时候就已经风平浪静了。长兴侯说此事本是一个叫曹子衡的幕僚提醒顾家的,但等叶限去查这个人,发现他是顾锦朝的账房先生,而且原先和孙石涛并无交集。他立刻想到了顾锦朝。

????别人觉得她是个普通的闺阁小姐,但他可是知道顾锦朝的厉害的。

????睿亲王设下谋逆的圈套等长兴侯上钩的时候,因着顾锦朝的提醒。长兴侯府才能幸免于难。

????锦朝面露疑惑道:“世子爷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叶限哼了一声:“你不认就作罢……我和你说过,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大可来找我。为何你父亲出这么大的事,你说都没和我说一声。”

????锦朝便也不瞒他。笑着说:“和您说做什么,长兴侯府也为难。”

????他次年就要擢升任大理寺少卿了,如今应该很忙才是。

????叶限不再说话,锦朝屈身行礼告辞。

????他叫住她:“……你表哥的事。”他顿了顿,“我想替你找一门更好的亲事。但是那些在六部观政的年轻进士,不是出生寒微,就是家族太复杂。”一个都不好。

????锦朝啼笑皆非:“世子爷多虑了,你虽是我表舅……但我的亲事。你还是不用插手的!”那些年轻的两榜进士,多半是才高气傲,又如何看得上她?

????可想而知,他要是找到自己觉得合适的,恐怕要威逼利诱人家答应了。

????叶限瞧她笑得十分柔和,心里也不觉一软。

????他又懒懒道:“别着急,最后要是没有人娶你……我就娶你吧。”最后一句轻若无声。

????顾锦朝听到他这句话吓了一跳。这话是能随便说的吗,他也太口无遮拦了一些……拿她说笑也不能啊!她忍气吞声:“表舅,你可别打趣我了。”

????她又叫自己表舅了。

????叶限似笑非笑,看不出情绪:“玩笑话。你不要生气。”

????顾锦朝依旧笑得忍气吞声:“侄女明白。”

????就他敢拿这句话玩笑!

????叶限把手纳入袖中,看着顾锦朝走远,目光一瞬不动。

????五夫人接了顾锦朝送孩子的一对金脚镯。请她喝了盏茶,吃了些新制的芝麻酥。等锦朝离开后,她招了婆子过来,随意吩咐她把金脚镯收进库房里。

????一个梳双丫髻的小丫头悄悄走进来,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五夫人脸色大变,问她:“没有别人看到吧?”

????小丫头小声道:“就在西跨院往妍秀堂那条水磨石铺的小路上,没有人看到。”

????她强压着心中的怒气,低声到:“世子爷正在东次间和侯夫人说话,你去把世子爷给我叫进来!”

????这事她不能再坐视不理了。以叶限那个肆意妄为的性子,可别做出什么让两家蒙羞的事!到时候她想管都管不了了!

????叶限刚跨进西次间的时候。还心不在焉的。

????五夫人看得气不打一处来:“刚才说你出去转转,究竟做什么了。你给我说清楚了!”

????叶限看着长姐早产后还未恢复的苍白脸色,顿了顿没说话。

????五夫人气得语气颤抖:“你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性子!我们何时怪过你,拘束过你?你不喜欢读书,外公就不逼你读四书。身体不好却喜欢乱跑,祖父又何尝说过什么。但这事不只是你的事,这还是长兴侯家、顾家的事……你就算再喜欢那个顾锦朝,这都是不行的,她那样差的名声也就算了,还背着人和你见面,可见不是什么贤良女子。以她的身份德行,那里能配得上长兴侯家世子的身份!”

????长姐从未对他如此强硬过,叶限心中反倒升起了一丝怒意。

????这话,他的母亲高氏也对他说过。她说:顾锦朝给他做妾都不够!

????她们就这么看不起她,这么看重长兴侯府的繁荣?

????她们却一点都不知道,要不是顾锦朝,可能长兴侯府这时候都化为飞灰了。

????叶限淡淡道:“长姐,我如今已经是正五品的大理寺丞了。”

????五夫人不由冷笑:“你是大理寺丞,我就管不得你了是不是?你就算是入阁拜相了,那也是我弟弟!”

????她心里对顾锦朝颇有微词,上次冯氏说要顾锦朝顶顾怜的错,因着她的性格本是看不下去的,但是她什么都没说。叶限纵然有错,但她一个姑娘家,也太不检点了些!

????叶限摇摇头,和五夫人说:“长姐。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有些事,是容不到你们说什么的。”长兴侯家的荣华来自于父亲和祖父的骁勇善战。但于他来说,他不喜欢打打杀杀。他更喜欢杀人于无形,他心性凉薄。也更能掌握别人的心思。

????他天生适合这些阴谋诡计的东西。

????叶限淡淡地道:“而我想要什么,也是别人不能阻止的。我要是真想娶她,表舅的身份有何难?你信不信,只要我提出来,顾老太太会眼巴巴把人送到我面前来。我只要随意给她捏造个身份,就能让她风风光光嫁给我。我没做这些,并不是因为我顾忌什么……只是我还不想而已!”

????五夫人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冯氏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她当然再清楚不过。她为了顾怜的亲事。连对错都不分了。这个妇人眼皮子浅,心里只有顾家的繁荣。她真能做出这事!

????“……你就不管长兴侯家了?就算你不听长姐的话,那母亲呢,父亲呢,你把他们置于何地,想要长兴侯家百年基业毁在你手里不成?”

????叶限反而冷笑了:“要是真按照你们说的来,长兴侯府如今也毁了。”他拿过炕桌上放的琉璃花樽把玩,闲闲说道,“长姐,你现在身子弱。要好好歇息着。我明日再来看你。”

????“这些话,我当没听过了……”

????琉璃花樽被随意放在高几上,叶限已经走出了房门。

????五夫人想着他刚才说的话。止不住的心惊,却又觉得无能为力。

????樊嬷嬷端着碗天麻乳鸽汤进来,看到五夫人坐在大炕上,满脸的泪水。吓得忙快步过来:“五夫人这是怎么了……这月子里可是不能掉眼泪的!”她拿了锦帕给五夫人擦脸。

????五夫人喃喃道:“他那样的性子,以后肯定会闯出大祸来……简直无法无天!”

????她觉得长兴侯府对叶限这么多年的溺爱实在错了。

????如今他还羽翼未丰,就敢不听她的劝阻。等到他彻底掌控长兴侯家的那一天,谁还能说他一句?

????守在外面的李先槐给他披了斗篷,叶限一言不发。顾锦朝为何平白受别人这样的侮辱,每次两人见面。都是自己来邀的。她那样好的人,为什么人人都要非议她几句。自己长姐都这么认为了。别人呢?

????想到顾锦朝脸上淡淡的微笑,似乎从不被这些事所扰。他觉得心里隐隐的不舒服。

????如果不是完全的习惯了,漠然了,又怎么会不在意呢?

????一开始,顾家还想把她嫁给王瓒之流……她也是顾家嫡女,看顾怜怎么养的,再看看她。这些人偏心偏得实在过分。

????就算他真的要娶顾锦朝又怎么样,他要做的事,何须别人来置喙!

????难不成他不娶什么世家贵女,长兴侯家就要没落了不成?

????李先槐在他身侧低声道:“世子爷,大理寺少卿张陵那件案子查清楚了。当年运河商船上三十余人并非被盗匪截杀,而是船商贩运私盐被他们发现,把全船的人灭了口。张大人接了私盐商一百两金子,捏造证据把事情压了下来……”

????叶限冷冷道:“他是王玄范手底下的人,冤案最多是削官发落。……光是这个还不够。他既然和私盐商勾结,肯定参与了私盐的输送和交易,你好好追查,要是能找到他和私盐商勾结贩卖私盐,才能让他没有翻身之力。”

????贩运私盐的罪行,没有人敢帮他压下来。

????陈先槐应了是,挑开车帘请叶限上去。(未完待续)

????ps:看到书友说更新慢的问题,外公出事,我又是各科期中考试的时候。实在是太忙,保持不断更都不容易了。等这段时间过了,正常加更就加更,绝不拖欠!

????谢谢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