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六章:心思-良陈美锦 开元棋牌bb331_开元棋牌能赢钱吗_开元棋牌都是玩家么

良陈美锦

第一百八十六章:心思

沉香灰烬2017-4-14 16:13:47Ctrl+D 收藏本站

????江严回到外院专门给幕僚住的鹤延楼里,从一楼庑廊走过去正是个亭榭,正摆了八仙桌和长杌子,另几个人起身向他作揖道:“……江先生回来了,咱们正巧吃饭呢。”江严看过去,八仙桌上摆了只腊鹅,一碟切片熟卤牛肉,几盘花生蚕豆。

????冯隽笑着向他举酒杯道:“坐下来喝几杯吧!”

????江严摆摆手说:“算了,我还要去宁辉堂找陈义呢。我看你也别喝酒了,说不定三爷过会儿有吩咐……”

????几人纷纷放下酒杯,问他究竟怎么了。

????江严也说不准,但想到陈三爷那几句意味不明的话,他心里就觉得忐忑。

????肯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他没有和冯隽等人多说,匆匆往宁辉堂去了。

????陈义连忙带了一众护卫往三爷的住处去。

????陈三爷正在书房里练字,书房伺候的人一点声音都不敢出,他凝神静气,游笔如龙,连眼都不抬一下。江严却看得眼皮直跳,陈三爷只有在抉择很艰难的事情时,才有练字的习惯。而且不准有人发出声音。

????一会儿冯隽也带着人过来了,一帮人就站在外头候着。众人都知道陈三爷的习惯,谁也不敢先开口说话。等到金乌西沉了,他们额头都是细汗密布。

????陈三爷才放下笔,让书砚把字收起来。他端起茶杯喝茶,吩咐道:“陈义,你将我倾心顾家小姐的消息传到王玄范的耳朵里,并说我有意要娶她。”他指了指书案上的字继续说,“怕他不肯全信,你将这幅字送到顾锦朝手上,要无意让‘王玄范’的人发现。让他以为我是送给顾四小姐的。”

????陈义面露疑惑。陈大人这番作为是为了什么?上次陈大人还让他往顾家送过一幅墨竹图呢。

????江严试探性地小声问道:“三爷是想将计就计,用和顾家的亲事离间姚大人和王大人?”

????陈彦允嗯了一声。

????冯隽就道:“……王玄范知道了这事,肯定会去告诉姚平。不仅如此。他还要把这事说到张大人那里,夺同僚的儿媳。您这可是值得他拿捏的荒唐错处。到时候他可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江严闻言就沉默了,陈三爷如果想除王大人,大可不必这样大费周章。

????他肯定还有别的想做的事!

????陈三爷继续说:“办好了就回来通禀,我再告诉你该如何做。”

????江严和陈义对视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讶异。三爷做事虽说不喜欢多说,但却不会这样让人一头雾水。他究竟还要做什么?

????等人都退下了,江严却站在原地低着头,咬牙说:“属下实在想不明白。还请大人明说。王大人既在张大人面前提及,您就是驳了他这件事,却不能致王大人于死地。这样大费周章又成效不大的事,您是不会做的。属下想问您一句,您的真正想做的是什么,免得属下领会不当办错了事……”

????江严没听到陈三爷说话,心里更是紧张。他就算不抬头,也能感觉到陈三爷落在他身上冰冷目光,他觉得有些腿软,但硬着头皮不肯退让。

????他继续说:“您做这些事都和顾家有关——和顾家那位小姐有关!去年通仓出事。您出手救了顾家小姐的父亲。上次在接引殿,您破例请顾家小姐过来避雪,这次的事……”

????他还有话没说。户部侍郎考核。陈三爷几个户部的郎中都接触过,却独独去了顾家。

????这于他来说,是非常没有必要的事情。

????陈三爷的语气很平淡:“我的事你也敢多问了。”

????江严也觉得自己胆大包天,但是他不得不问。

????他还想说什么,却听到陈三爷一句微有倦意的话:“……你先下去吧。”

????江严愣了一下,等他抬起头对上陈三爷的视线——十分的冷漠无情。他才觉得脑中轰的一声,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他竟然敢过问陈三爷的事!等到他出来了时候还浑身是汗,只想到要是三爷一个不高兴。他以后的仕途可就全完了……

????陈三爷确实脾气很好,几乎从来不会发火。但是他最可怕的地方也在于此。做什么事都无声无息的。上次有个幕僚偷偷和睿亲王府的人联系,出卖陈三爷的消息。他知道后什么都没说。仅是将茶杯反扣在桌上,然后送了这个幕僚出府。后来这个幕僚客死他乡,死前还因为偷盗被人毒打。

????陈义在外面等他,看到江严出来忙急急地迎上来,江严摇头不语。

????江严走后,陈三爷靠在了东坡椅上。

????他也觉得自己有些荒唐。

????实在是不应该啊。

????他有些自嘲,没想到自己也能是要美人不要江山的人,这原本是他最看不起的一种人。

????他一向喜欢权力,觉得自己面上再怎么温和,骨子里也该是个冷漠无情的人。

????顾锦朝应该很赞同这话的,她每次见到自己都有些害怕,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权势。她对他的反应也很奇怪,意外的容忍。

????陈彦允原先两次见她,却也不过是怜惜。如果和这个小丫头越是接触,倒还真是越喜欢她了。明明一张绝艳的脸,她却好像嫌弃一样不在意,性子沉静却很有趣。

????想到她盯着自己,像是惊讶又像是责备的神情,陈彦允不由得笑起来。

????他想护着她,把她纳入自己麾下,或者经常看到她。

????她也应该是喜欢自己的吧,还特意送他糖食。那顾家外院厢房数间,她偏偏闯进了自己那间房……陈三爷愿意相信这些事,觉得这小丫头对自己还是有些特别的。

????他做这些事就是本能地想护着她,做完之后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却没有想反悔的念头。如今想到顾家那家子人,想到他自己的事,他心里就有一个很奇异、却非常好的想法。

????不如让顾锦朝嫁给他好了!她就由自己护着,谁都欺负不了。他也很喜欢她,偶尔欺负她也甚是好玩,只要不过头了就好。以后有他做靠山,顾锦朝肯定能在顾家横着走都没人敢拦了。锦朝的性子太静了,她这样的年纪,本该更活泼一点才对。就像他第一次见到她一样,敢伸手去摘莲蓬,恐吓自己的丫头,说要把她卖到山沟里去当童养媳。

????陈彦允很愿意去做这件事,他想娶她!

????但这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顾锦朝的家世和他相差太远,就算有他相劝,陈老夫人又是个通情达理的,也不会嫌弃顾锦朝什么。但是陈二爷却是个麻烦,顾家的背景也很麻烦。

????原本他要娶亲,也应该是家世一等一的女子,才不至于对他的仕途有影响。而顾家也算是长兴候势力的人,他要是想娶顾锦朝,不将这些事谋划好了,恐怕会后患无穷。

????怎么消除张居廉的戒心,没有人比他更懂了。等他把这些都谋划好了,再去找顾锦朝把这事告诉她吧。她应该不会不答应吧……

????陈彦允想到这里心里有些犹豫,他毕竟不年轻了。

????要是顾锦朝嫌弃他年纪大呢?

????自己竟然患得患失起来。

????陈三爷往后仰躺闭上眼,嘴角却微笑起来。锦朝听到自己提亲,应该会很错愕呢?

????这些事顾锦朝还不知道,她第二天收到一幅字,一看就是陈三爷的笔迹,写的是首咏竹的词。她看到卷轴上还盖着陈三爷那枚‘九衡’的印章,就细细读了好几遍。觉得十分惊艳,陈三爷写竹林说‘风动竹响,愈喧愈静’。她十分喜欢,觉得写得很好。自己也写了这几个字裱在书房里。

????海棠花一开过,就到了除服的时候。四房的人齐哀期服满,府里举行了除服的祭礼,在家设灵位供奉。本来还要去适安西翠山祭拜的,冯氏觉得不妥,跟顾锦朝说:“既不是服斩哀,大不必这么隆重。何况府里不久又有喜事,怜姐儿不久就要嫁进姚家了。怕冲撞了神灵就不好了,不如祖母来安排着……”她亲自布置了素斋送去各房。

????顾锦朝没有说什么,只在小佛堂里为母亲诵念了一天的经文。

????姚平却很快从王玄范那里知道了陈三爷准备娶顾怜的事,他大为吃惊。

????“……怎么偏偏就看上她了!”姚平觉得顾怜有些高攀了陈三爷。他在书房里团团转,想这件事该怎么办才好。陈三爷是肯定得罪不得的,他如今可是张居廉前头的红人。他的势力隐隐被架空了。他念头几转,觉得不过是个女子而已,先去退了亲再说!免得冲撞了。

????他立刻找了姚夫人过来。

????姚夫人听后十分震惊:“顾四小姐原本是咱们文秀先看上的,我们都觉得顾家有些高攀了,怎么会让陈大人看上了……”

????姚平不耐烦道:“你先把亲事退了再说!还要对人家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免得顾家以后扬眉吐气了给咱们难看。可定要隐隐透出另有高枝的意思。”

????这些姚夫人都知道,她是心疼自己儿子。于是回去找了姚文秀过来说话,告诉他这门亲事可能成不了了。

????姚文秀哦了一声,却不显得十分伤心,还有些心不在焉的。

????姚夫人也没有在意,匆匆去了顾家。(未完待续)

????ps:凌晨2点,我拼得很啊!么么哒大家,终于要去睡觉了

????陈三的心理分析其实我不想写,就写一次为情节发展,咱们以后靠猜~~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