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四章:谈话-良陈美锦 开元棋牌bb331_开元棋牌能赢钱吗_开元棋牌都是玩家么

良陈美锦

第一百九十四章:谈话

沉香灰烬2017-4-14 16:14:23Ctrl+D 收藏本站

????锦朝还以为自己会辗转难眠,结果反倒睡了个好觉,什么梦都没有。

????醒时看到槅扇外已经天亮了。

????她起身后唤了一声青蒲,挑幔帐进来的却是徐妈妈,把幔帐用雕镂牡丹的银勾挂好,身后跟着捧衣裙的小丫头。锦朝看了一眼,放在大红漆方盘上的是件锦缎茜红宝相花纹提花褙子,石蓝色十二幅的月华裙,紫罗兰色嵌米粒大珍珠的腰带,另一个大红漆盘上还放着对紫蓝双色流苏白玉坠儿。

????徐妈妈笑眯眯地道:“我来服侍小姐穿衣吧。”

????锦朝沉默片刻才说:“徐妈妈,八字没一撇的事,不要着急。”

????徐妈妈走到她面前服侍她起身,继续笑着说:“这也是太夫人连夜吩咐过的。小姐您今后的装扮要慎重,太夫人还特地派了陈永媳妇过来,一会儿伺候您梳头……”

????顾锦朝不再说什么,任由丫头帮她穿好了衣裳。徐妈妈又特地帮她系玉坠儿,柔声说道:“……奴婢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伺候夫人半辈子,如今就盼着小姐出嫁了……”

????徐妈妈是母亲的乳娘,在通州还有一子,丈夫却早几年死了。儿子前些年娶亲,还是母亲帮着张罗亲事。徐妈妈年纪也大了,到了该安享晚年的时候。锦朝心中暗想着,徐妈妈的儿子还在纪家的米行里做事,如今都要做上二掌柜了。

????还真是伺候了母亲半辈子,劳苦功高。

????锦朝叹了口气,徐妈妈自然是觉得这门亲事十分不错的。这是想劝她答应,但她又怎么知道自己的顾虑。

????一会儿陈永媳妇果然进来了,替她梳了个垂髫分心髻,髻上用两只赤金莲花纹的簪子。又替她选了对玉兔耳坠。锦朝瞧着镜中的自己,她为母亲守孝,这一年都穿得素净。除了服也没有改过来。

????明知道自己是适合明艳打扮的人,偏偏还要穿得素净。

????如今却像是所有压抑她的东西都没有了。人也轻松了几分。

????这样打扮也没什么不好的……锦朝心中暗想,她整了整衣服起身,回过头时却连陈永媳妇都看惊了。

????锦朝让采芙打赏陈永媳妇两个八分银裸子:“麻烦媳妇替我梳头,一切都好,你先回去禀祖母吧。”

????陈永媳妇有些结巴:“二小姐客气,这是……奴婢的福分!”她接过银裸子退下了。

????锦朝进了早膳后去冯氏那里请安,一看大家倒是难得来得齐,二夫人、五夫人、顾怜、顾澜。甚至还有二伯父家的两个庶女,正在和冯氏说话。

????她走进去后,众人不约而同地停下来,朝她看过来,表情俱是十分惊讶。

????锦朝觉得奇怪了,就算她穿得明艳些,相比顾怜今天穿的水红色织金丝海棠花褙子还算素净吧!个个都盯着她看,平日也不知道见了多少,有什么稀奇的!

????冯氏咳嗽了一声,笑着让她到自己身边坐。

????顾澜才笑着称赞:“长姐今天真好看。妹妹看到都觉得好呢。”

????以前都是众人捧着顾怜,她在一旁看着不说话。现在个个都要夸她几句,让她觉得哭笑不得。

????陈三爷……果然谁都不会小觑。她和陈三爷扯上关系。别人都要高看她了。

????五夫人的表情却很古怪,手中锦帕攥得紧紧的。过了会儿就说十一小姐该饿了,表意要离开,冯氏就让她先回去。

????等五夫人走了,二夫人就携着顾怜的手,笑着跟锦朝说:“……以前怜姐儿不懂事,说话就直了些。”二夫人说到这里就觉得眼皮跳,原先是没在意过顾锦朝,现在想想顾怜做的那些事……就是不懂事能说过去的?于明瑛的碧玺手串丢了。顾怜就敢直接指了顾锦朝让她顶罪。上次还敢开口要顾锦朝的贴身丫头……

????“朝姐儿也知道,你这个妹妹。从小就让咱们给惯坏了,做事没个分寸。但是心眼不坏。”二夫人又笑着拉了顾锦朝的手,“这儿要让你怜妹妹给你陪个不是,以往的那些,都是她的错!”

????顾怜咬了咬嘴唇,想到昨晚母亲叮嘱她的话,过了好久才说:“二姐,是我不懂事,你可要担待!”

????顾锦朝原先不和她计较,现在自然也不想和她计较。不过做错事用一句不懂事就掩盖过去了,却也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但看众人的样子,似乎这门亲事已经是铁板钉钉了一样。

????锦朝心里苦笑。

????又对顾怜说了句:“我自然不怪你。”

????二夫人和冯氏的神色都松下来。

????冯氏还要和顾锦朝说什么,许嬷嬷却挑了帘子进来通禀:“太夫人,陈大人拜见。二老爷接了拜帖,让您赶紧去西跨院宴息处……”

????尽管知道陈家肯定会来人。冯氏听到也觉得实在太早了,有些不可思议,她问了句:“是陈阁老陈大人?”

????许嬷嬷点了头。

????冯氏忙让许嬷嬷服侍她换衣裳,又让其他人先出去,只留下顾锦朝。“……一会儿你就在宴息处幔帐后面等着,也好见见陈三爷是什么样子。”冯氏觉得顾锦朝没见过陈三爷,想到陈三爷那样的人……恐怕很少会有女子不动心吧!顾锦朝见了说不定就同意这门亲事了!

????他竟然亲自过来了……

????不是政务繁忙吗……

????锦朝心里滋味莫名,一想到要见陈三爷,一想到他竟然向她提亲了,她就想转身跑人……

????她自然被冯氏带去了西跨院。

????顾怜和顾澜走出一断路,越想越觉得很不舒服,就跟顾澜说:“不如咱们偷偷去西跨院看看吧……我还没见过那陈大人长什么样子……”

????顾澜心里早就想去看看了。其实她在得知顾锦朝被陈家提亲的时候,就恨不得去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就想娶顾锦朝了。听顾怜提出了,还要犹豫一下:“……要是被祖母发现了怎么办?”

????顾怜才懒得管冯氏发现不发现,拉着顾澜就去了西跨院。

????宴息处里。

????顾德元正笑着同陈三爷说:“……上次陈大人来寒舍,也没顾得上说话。难得能再见。我仰慕陈大人才学已久,要是时间合适,可要多问问您学问上的事。”

????顾德元坐右一的位置。顾德昭坐右二,陈三爷则坐在顾德元对面。

????他穿着件的有斓边的蓝色直裾。乌发用竹节纹玉簪挽起,宛如寻常的读书人装扮。反而让顾德元的一身正四品官服显得太隆重了。陈三爷靠在太师椅椅背上,端起放在高几上的茶品了一口,闻言微笑道:“有时间吧。”却突然对顾德昭说,“顾郎中说,这茶是新的黄山雾茶?”

????顾德昭突然被问话,忙道:“是新的,不敢用陈茶招待您。”

????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都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连忙又说:“黄山雾茶性暖,比别的茶更养生……”

????陈三爷觉得这个岳丈冒冒失失,心眼却不坏。他这是来提亲的,怎么会给老丈人找不痛快呢。自然也要帮他圆场了,就笑着说:“上次我说了一句,您竟然就记住了。”

????听到陈三爷说这句话,顾德昭突然反应过来。人家陈三爷今天连官服都不穿,这是上门来提亲的。要是提亲成功了,他可是陈三爷的老丈人,他可不敢驳自己的面子。

????不管怎么说。他也该拿出点款来。不管锦朝满不满意这门亲事,他也别在这上面给她丢脸了。

????顾德昭就坐正了,咳嗽了一声道:“……说起来。我还是先你一科的进士。陈大人一会儿说完了正事,不如陪我去喝两杯,也好多谈论谈论你说的事。”

????陪我去喝两杯……

????顾德元听得额头直抽抽。直想拿帕子出来抹汗。

????陈三爷不喜欢喝酒,不过既然老丈人都发话了,他也没有不从的道理。便点了点头:“随你所说的。”

????顾德元把脸转过去片刻,再回过头才恢复了正常。

????外头终于有小厮通传,说顾老夫人过来了。

????趁着冯氏和陈三爷说话的片刻,顾怜已经和顾澜躲到了另一边的幔帐下。

????顾怜差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就是陈阁老?”顾怜喃喃地道,“都是阁老了。那不应该知天命了吗……”

????顾澜不知道她是不是在问自己,她也说不出话来。

????宴息处外还站着两个穿程子衣的护卫。那男子身材高大,穿了件斓边蓝色直裾。长相极其俊朗,却又有几分模糊年岁的儒雅。嘴边笑意淡淡,眼神却犀利深沉。读书人身上自有风雅气度,却也不少沉稳。

????男子要是一坛酒,他就是因为年岁渐长了,越发的温醇深厚。

????顾怜越看心里越难受,怎么看上去最多三十的样子……他不该年纪很大了吗?

????里面冯氏却笑着说:“既然是来商量朝姐儿的事,不如陈大人稍坐,咱们慢慢说着。”

????陈三爷看了看一边垂落的幔帐,笑着道:“老夫人这倒先不急,我想和朝姐儿说几句话。您可信得过我?”

????冯氏愣了愣,这是不是有点不合规矩……

????对于陈三爷来说,却也没有什么规矩了!

????顾锦朝站在另一边幔帐后,心里很犹豫,他要和自己说什么……

????前世提亲的时候,仅仅是陈家请人来提亲了,父亲和宋姨娘一合计就同意了下来。她被顾澜劝了几句也同意下来。这世却好像完全不一样了……记忆中的陈三爷,也因此变得十分清晰。

????两人在花厅见,冯氏派了丫头在不远处的青砖路上站着。

????陈三爷背着手等她走过去。

????锦朝咬了咬唇,才低声说:“你不是应该很忙吗?”

????陈三爷笑着嗯了一声:“婚姻大事,不敢马虎了。我自然是很忙的。”

????锦朝觉得这个陈三爷有点无赖了。

????她深吸了口气,这时候才不能被他三言两语占去了先机。事情要说清楚才行。

????她指了指石墩请陈三爷坐下,很认真地开始说:“陈大人应该知道的,我坊间名声不好,又是丧母长女,家世地位更是不能和您相配。我不知道您是怎么决定的。但是我觉得您是不是决定才仓促了……”

????陈彦允脸上的笑容淡下来,好像叹了一声:“嗯,我都知道。”

????“您不介意吗?”顾锦朝直看着他,即便那目光再怎么深邃,她也能稳住。

????陈三爷却不再说话了,他手指扣在石桌沿上,静默了片刻才说:“你是不是嫌弃我年纪大了?”

????这都哪儿跟哪儿……她怎么嫌弃他年纪大。

????锦朝摇摇头:“自然不会。”

????陈三爷顿了片刻,垂下眼看着自己的手,道:“你可不能偏心了,这不是我能决定的……”能在什么时候遇到她,他再怎么足智多谋,也不可能把这些都谋划好……想到这上面,他也是无奈的。(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