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章:离别-良陈美锦 开元棋牌bb331_开元棋牌能赢钱吗_开元棋牌都是玩家么

良陈美锦

第三百章:离别

沉香灰烬2017-4-14 16:21:42Ctrl+D 收藏本站

????过完了十五,陈玄青的任河间府肃宁县知县的文书就下来了。

????秦氏正在给陈昭梳头发,听到丫头含真的禀报,眉略一挑:“文书都下来了?”

????含真点头:“……太夫人都听说了,连夜叫七少爷过去叮嘱。第二天随侍处就开始准备仪程了。”

????“倒是怪事。”秦氏染凤仙花汁的指甲划过妆奁盒子,挑了个嵌紫瑛石的发箍给陈昭戴上。淡淡地说,“他是三房嫡长子,又是探花郎的功名。按理说应该在翰林院多呆几年,外放去偏远些的府地,做个知府也是够的。现在就去做知县,岂不是还要多熬几年……”

????她笑着拍拍陈昭的头:“梳好了,娘亲梳的发髻好看吗?”

????陈昭早就坐不住了,在杌子上扭来扭去的:“好看好看,娘亲,我今天能去找三嫂玩吗?”

????秦氏就着丫头打来的热水洗手,说:“不许,一会儿你父亲要过来。再过几日,他也要回陕西了,你一年到头也见不到他几天,也不多陪陪他。再说了,你去你大嫂、二嫂那里都好,少去你三嫂那里。”

????陈昭不高兴地嘟起小嘴,又不敢反驳母亲。

????丫头端了早膳上来,嬷嬷抱她下去吃早膳。

????秦氏坐在妆镜前面,看着自己许久。

????她年轻的时候也长得好看,可是现在年近四十,保养得再好也略显老态。再看家里头别的妯娌,都还年轻漂亮的。秦氏略整理了发髻,又再抹了些胭脂,问含真:“你看这样可好?”

????含真笑道:“奴婢觉得淡妆浓抹总相宜。”

????秦氏笑了笑:“是么?我总觉得二爷对我没有原先用心了,说话都心不在焉的。”陈彦章远在陕西,她就是想管,手也升不了这么长。陈彦章收了两个通房丫头她是知道的,虽然心里很不好受。但她也忍住了。只是伺候床笫的东西,她还不放在眼里。陈彦章也不可能对奴婢动心。

????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女人……

????秦氏想起前不久,吴夫人说郑国公常海养外室的事。郑国公夫人姜氏耳根子软,管不住男人,就是知道常海在外面养外室,也都忍气吞声的。何况常海正值青年,本就是多情的时候。后来那外室怀孕生子,常海把孩子抱回郑国公府,姜氏还要打落门牙和血吞,把这个孩子记在自己名下养。

????秦氏觉得要她是姜氏。早就把这贱蹄子连同孩子一起弄死了。

????她握着金簪的手一紧,又问含真:“陈玄越在外院如何了?”

????含真回道:“九少爷和鹤延楼的师傅学武,跟着七少爷识字,听说现在会认些字了,也长高了不少。”

????秦氏很满意,不过是个傻子,想住外院就住吧,她现在都懒得对付他……

????陈二爷过来了,丫头替他打了竹帘。

????他穿着件灰色的道袍。显得笔挺又潇洒。

????秦氏替他盛粥布菜,说话的声音很柔:“二爷听说了吗,七少爷要去做知县了。”

????陈二爷低头喝粥:“老三说过,怎么了?”

????“妾身就是觉得奇怪。”秦氏微微一笑,“不是都要观政三年的,怎么他就这么快上任了?”

????陈二爷摇头:“谁猜得到老三要做什么!随他去吧,反正前程差不了。”

????秦氏笑容一凝。还想找点什么话和他说,陈二爷却三两句就应付过去了。等吃完了早膳,嬷嬷抱着陈昭上来。陈昭看到父亲就甜甜地喊人,腻在父亲怀里和他说话。

????陈二爷又抱着陈昭去看新开的垂丝海棠了。

????……

????换下冬衣,人都觉得干净利落了些。

????顾锦朝晒着太阳陪陈曦做针线,院子里海棠花开了不少,今年的春天来得早了些。

????陈曦跟着陈老夫人去了宝相寺拜佛,求了好几个平安符回来,要做好些香囊来装平安符,就过来请顾锦朝帮她看着。她挑了兰色的杭绸:“……这个送给七哥,他就要去任上了,我就不能经常见到他了。”陈曦拿着针线想了会儿,问锦朝,“母亲,您说绣什么花样好?我会绣荷花、兰花还有宝相花。”

????顾锦朝微微一笑:“那便荷花吧。”

????陈玄青好像挺喜欢荷花的。

????陈曦哦了一声,认真地拿了小绷绣荷花。顾锦朝就在旁指点她的针法。

????陈三爷下午回来了,在门口看了她一会儿,才走进来。

????陈玄青明早一早就走,今天下午就要过来辞别,陈三爷回来后,不多久他就过来了。

????这是顾锦朝从那天起,第一次看到陈玄青。

????他看上去好像瘦了些,样子云淡风轻的。也没有看顾锦朝,就轻声说了几句辞别的话。“儿子这一别恐就是半年,父亲母亲在家里保重自己,要是有事,也写了信来告诉儿子就是。”

????顾锦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看到陈玄青,觉得尴尬是难免的。

????她让丫头捧了早准备好的一些点心吃食给他:“……母亲也没有别的给你,这些你且收下。”

????陈玄青身后的小厮来接了东西。

????陈玄青谢过了,就告退离开。

????陈曦追着陈玄青出去,拉着他的手泪汪汪地说:“七哥,你要走了吗?曦姐儿要送你的香囊还没有绣好呢……”

????她把自己绣了一半的香囊给他看。

????陈玄青揉了揉她的发,微笑着道:“等我回来再给我吧。”

????陈曦攥着他的袖子不要他走,眼泪不停地掉。

????“曦姐儿笨得很……跟着母亲学了这么久,也不会绣什么东西。花样还是母亲选的,曦姐儿绣得不好,里头是平安符。七哥你带着好不好?佛祖保佑你平平安安的。”她把那个没绣完的香囊塞给他。

????陈玄青摩挲着刺绣的荷花,沉默了一下才把东西收下了。

????他抬起头看着木樨堂的方向,跟陈曦说:“你在家里,就好好地听父亲母亲的话,多陪陪她。”

????陈曦点点头:“等七哥回来,就可以看到弟弟了。”

????陈玄青露出一丝微笑:“对啊,你也要待弟弟好,别欺负他。”

????“不会的,我疼弟弟。”陈曦急忙说,“我每天都摸母亲的肚子,看弟弟长大了多少。七哥,你回来也要给弟弟带礼物。”

????“我记得了,你快回去吧。”陈玄青只是笑,“再晚安嬷嬷该找你了。”

????陈曦这才依依不舍地放手了,就看到七哥把香囊收进衣袖里,慢慢地走远了。

????西次间里。

????等陈玄青走后,顾锦朝才问陈三爷:“以他的资质,在翰林院观政几年便可任知府了。现在远调恐怕还在在知县上熬好些年,是您让他远调的?”

????陈三爷喝着茶没有抬头,嗯了一声。“他是陈家嫡长子,不管有没有出事,也该担负责任了。那件事是他太不成熟了。”

????前世陈玄青远调,也是刚过了年不久……那个时候,陈三爷恐怕也是发现了他们之间的问题。想要远调陈玄青隔绝顾锦朝的心思。不想这世陈玄青也是远调,却是截然不同的原因。

????顾锦朝心里很复杂,她很了解陈玄青在想什么。可能有时候你喜欢某样东西,是从你知道你根本得不到它时开始的。等他冷静下来,应该能看清楚吧。

????她不由握住了陈三爷的手,低声道:“三爷,他会明白的。”

????陈彦允抬头看她,慢慢摸着她的脸。想要说什么,却只是笑了笑:“我都知道。”

????外头海棠花开得很好,阳光又好,顾锦朝拿了本书来看。

????看了一会儿她就觉得困了,昏昏欲睡的。陈三爷坐在她身边读佛经,看到她不住打瞌睡的样子,把她抱到怀里,让她枕着自己睡。顾锦朝迷迷糊糊的,只闻到他身上的味道就安心了,枕着他放心地睡着了。

????陈三爷调整了姿势,让她睡得舒服些。手不由得抚摸着她的肚子,再过几个月,孩子就要出世了……好像比寻常的七个月大一些,他有点担忧,孩子太大了会不太好生。

????不如去请几个宫里的稳婆来,更有经验些,免得她平白受苦。

????陈三爷正思量着,采芙快步走进来通禀。

????江严过来找他了。

????陈三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把锦朝抱到床上去睡。他去书房里见江严。

????“……兵部侍郎左和德出事了,说是酒后失德,带人砸了醉仙酒楼,还砸死了一个醉仙楼的伙计。被顺天府府尹先扣起来了。现在兵部更是乱成一团,张大人正要找您过去谈话……”

????左和德就是张居廉原定的兵部尚书人选,曾经参与过东海抗倭。难怪张居廉要着急了。

????陈彦允闭目想了想,这事没有左和德可就难办了……张居廉肯定不愿意把这个位置推到别人手上,这个位置太重要了。要是他把兵部尚书把握了,以后就算长兴候家复兴了,也拿他没办法。

????左和德怎么会这么糊涂,正是风口浪尖的时候,他竟然敢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江严又说:“听说当时范大人也在场,还想替左大人瞒着的。谁知道顺天府的人来得太快了。”

????陈彦允沉默,随即笑了。“原来还真是小看他了……你先为我备马车吧,别的路上再说。”

????也不知是范晖有手段,还是叶限有手段。这招真是聪明极了。(未完待续。。)

????...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