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七章 软禁-良陈美锦 开元棋牌bb331_开元棋牌能赢钱吗_开元棋牌都是玩家么

良陈美锦

第三百三十七章 软禁

沉香灰烬2017-4-14 16:24:33Ctrl+D 收藏本站

????陈四爷默默的不说话。

????陈彦允背着手走到他身前,刚才陈四爷对他的话置若罔闻,他一时发怒拂落了他书案上的东西,手被笔山的缺口划破了皮,那口子割得还挺深的,血慢慢地渗出来。

????江严看到后也不敢说出来,更不敢拿东西去堵。

????他只看到陈三爷手上的血滴在地上。

????“你知道这东西是怎么被发现的吗?”陈彦允说,“母亲病了,你就不想去看看她?”

????“我已经这样,看不看又何妨。”陈四爷不耐烦地抬起头,“你又想说什么。”

????陈彦允笑了。

????“老四,当年你送我这串佛珠,我还念你是兄弟情深。又想既然是觉悟法师开光的,就转送给了母亲。”他叹息道,“却没想到差点要了母亲的性命!你这东西既然是为我准备的,恐怕也是算计好了的。母亲身子太弱,受不起这毒性侵蚀。要是我的话,顶个五六年还不成问题。是不是?”

????陈四爷怔住了。

????“你……转送给了母亲?”

????他闭了闭眼睛:“我说母亲这病怎么如此蹊跷……还是你陈三爷的福分啊!连母亲都能代你受过。”

????陈彦允静默良久,轻轻地问他:“你就是这么想的?”

????陈四爷淡淡地说:“我没有想害她,我再怎么说也是她的孩子。养儿方知父母恩,我虽然对她有不满,却没动过这个心思……这难道不是也有你的错?你要是不要佛珠送给母亲……”

????他话还没有说话,就被陈三爷扬手一巴掌打得偏过脸。

????无比响亮,打得他半个脸都木了。

????陈四爷尝到嘴巴里的腥甜。目光冰冷阴狠地看着陈彦允。心里的屈辱、愤怒、不甘心不断翻腾。

????“你凭什么打我!”他压低声音,不断地喘气,“你当我是的手下还是儿子,这家里你是爷,我难道就不是?用得着你教训我?”

????“长兄如父。我代父亲教训你。”陈彦允冷冷地说,“更何况你简直畜生不如——”

????陈四爷站起来,他慢慢笑起来。

????他摸了摸脸,竟然摸到了血。

????“你不是想知道谁提的主意?那我告诉你好了,就是张大人的主意。其实三哥你不必如此,你常年习武。这慢毒是杀不死你的。张大人还不想害死你,我也不忍心真的看着你死……你看,张大人是不是什么都想到了?”

????“其实在你刚入内阁的时候,张大人就想压制你了。张居廉首辅的地位是从曾安桧那里夺来的,他最忌惮这样的事了!他许诺过我的位置……我当然知道张居廉是利用我。他说的那些未必会应允。但就算是利用吧!我也不太在意了。”陈四爷反问他,“三哥,你断我前程的时候,想没想到有今天?你看不起的弟弟也有可以害死你的时候?”

????“我确实没有想到,”陈彦允也笑了,“就算你赢了吧。那你知道赢了的后果是什么吗?”

????“我知道你发现后我肯定没有好下场。三哥,你要杀我就杀吧。”陈四爷反而坦诚了,成王败寇。他一点都不惜命,“杀了我一了百了,以后你弑亲的名声传出去。你说谁还敢惹你呢?”

????“我不会杀你的。”陈彦允抬头看着陈四爷。

????“——不过你这辈子都别想出这屋子一步了!”

????他不会杀他,也不打算杀他。比死还痛苦的事实在是太多了,陈彦文什么都没有尝过,他就敢说想死了?他辛苦了半辈子护着这大家子的人,看看他面前的弟弟是什么样子?

????他觉得什么事都简单,对什么都不满。殊不知没有他护着。他陈彦文就算个屁!

????那就让他尝尝这种日子好了。

????陈彦允接过江严递过来的汗巾擦手上的血。吩咐说:“以后陈四爷身边不准人伺候,一日三餐你们送过来。就给我关在这里。不准出一步。也不准别人来看他——除非经由我同意了。”

????……那就相当于是软禁了。

????陈四爷瞪大了眼睛,陈三爷却不想再理他了。连看他一眼都觉得多余。

????他走出了书房。立刻就有护卫进来了,把他书房里的瓷器、铁器,但凡能造成伤害的东西都搬出去了,几个多宝阁也没剩下,书房就变得空落落的。唯余下炕床和一张长几。

????江严亲自搬着一尊紫檀木的佛像进来,放在了长几上。笑着拱手说:“三爷说了,您以后要是没事,就多多念经拜佛,好打发时间!”

????陈四爷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江严说完就出去了,门吱呀一声合上了。

????陈四爷住的院子和王氏的院子是通过夹道相连的,寻常时候仆人往来都很频繁。

????院子里的仆人很快就被清理出去,夹道也有人把手,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但这时候已经过都过不去了。

????王氏去和陈老夫人说了,陈老夫人却没有在意,她是知道两兄弟有矛盾的。让王氏好好看着陈四爷,寻常的小事就不要再管了。王氏回来看到不对,这把手严得连她都过不去!心里火急火燎的,绞着帕子站了一会儿,觉得事情太严重了,又要朝陈老夫人那里跑。

????这下陈老夫人听了才知道事情严重了,刚开始还只是闹矛盾……怎么现在又软禁起来了!让秦氏扶她坐起来,伸手直道:“快……找老三过来!”

????说得太急,还引起了一连串的咳嗽。

????陈三爷刚去前院片刻,还没来得及把陈四爷的事吩咐下去。陈老夫人就派人来喊他了。

????他用汗巾扎了手上的伤口,来不及处理,就匆匆赶完陈老夫人那里。

????如果陈老夫人知道是儿子害了她,恐怕还会伤心。她本来就身子弱了,要是再气得好歹该怎么办!陈三爷想等她缓缓再跟她说。知道陈老夫人找他过去,恐怕是有人去说了。

????他先跟娘说几句,她也应该能理解的。

????陈三爷到半竹畔的时候,陈老夫人半躺着。丫头喂她喝冰糖炖梨汤。

????他坐在她身边,顺手就接了小丫头手里的碗,让她退下去。

????陈老夫人一勺勺喝下汤,这冰糖的滋味实在太甜了。等剩下半碗的时候,她摇摇头示意她不喝了。

????陈三爷站起身替她理了被褥:“要是困了您就先睡吧,我在这儿陪着您。”

????陈老夫人点头后却不肯休息。扯住了陈三爷的衣袖说:“老三,你老实告诉我……你想怎么对彦文?”

????陈三爷沉默了一下,只是说:“等您养好了身子我再跟您说吧。眼下他的事不要紧。”

????陈老夫人旋即苦笑。

????“老三,从小到大我就觉得你有主意,想要什么、想怎么做。你自己心里有自己的章法,原则性很强,从不会因为别人劝阻你而改变。我觉得你这样很好,从来没有管过你……”

????她闭上眼睛,重重地叹气:“但你又为什么……要把这套用在自己兄弟身上!彦文他便是有错,也就是勾结司礼监贪墨罢了,剥了他的管家权已经够了,又何必再把他软禁起来呢!”

????陈三爷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

????“我是有点对不起老四的……”陈老夫人觉得刚吃下去的汤泛起浓浓的苦味。“你和你二哥都是好的。这孩子却从小性格偏激,是我教导无方……但他终归是你的弟弟啊!就算他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你就没有也对不住他的地方?我就没有对不住他的地方?咱们陈家是一大家人。世家若是想要繁荣昌盛,那必得要齐心协力啊……母亲本来没有说你的资格,却也不得不提两句了。”

????陈彦允站得笔直,低头看着陈老夫人那张苍白得惊人的脸,他没有出声,也没有否认。

????陈老夫人却揪着他。声音低哑:“你还是放过他吧!彦文是你弟弟啊……”

????陈彦允觉得自己站得有点僵硬了。

????他压低了声音:“母亲觉得,我是那种冷血无情。对亲人也不留情的人?或者是反复无常,想放过别人就放了。但等到心血来潮,又要再折磨别人的人?”他笑了笑,“我在您心中就是这样的?”

????陈老夫人没有听明白。

????她是听到刚才王氏来说了,才想到陈四爷的事。也没想到陈三爷对他还有后手!

????听这话的意思,难道其中还有隐情吗?“我怎么……老三,你究竟要说什么?”

????陈三爷却不再说下去。

????“老四那边,我肯定是不会再放他出来了。”陈三爷说,“我明天会来看您的,等您身子好了也可以去看老四。老四就算被软禁着,也没有少吃少喝的。你不要担心他,也不用劝我了,现在陈家既然是我当家,那自然什么都要听我的。”

????陈老夫人眼睁睁看着儿子离开了。

????她刚才想说的话都不敢再说了,心里隐约明白过来,陈彦文应该还做了什么事,才让老三愤怒了。

????老三不让她知道,应该有他的道理才是。

????那老四究竟做了什么?

????陈老夫人有些后悔,她不该没弄清楚事情,就跟老三说那些话。要是真误会了他,这该有多伤人?

????……

????顾锦朝正陪着长锁玩,教他说话。长锁坐在她怀里,掰着小手指头呀呀学语。学一会儿就累了,顾锦朝喂他喝了半碗羊乳,拍着他的背哄他睡了。

????她亲了亲他红润的小脸蛋,把他抱回了暖阁。婆子已经把火炉子点好了,乳娘守着他睡觉。

????顾锦朝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陈三爷已经回来了。

????他看上去有点累,靠着迎枕闭着眼睛。解开的斗篷放在旁侧,屋子里的丫头都让他屏退了下去,空无一人。只有炉子的炭火烧得红彤彤的。

????顾锦朝也听说了四房那边的动静,走到他身边,还没有说话就看到他手上缠着汗巾,浸出一团暗红的血迹。

????“您的手怎么受伤了——”顾锦朝连忙并了步坐到他身边,捧起他的手解开汗巾,好深的一道口子!怎么都没有包扎!眼看着皮肉都泛白了。

????顾锦朝高声喊了采芙,要找纱布疮药给他包扎。

????他静静地看着她,顾锦朝有点焦急又责备地说:“您真当自己身子骨好,就不在意这点血了!就这样任它流……要是伤口化脓了怎么办?”

????“不叫人进来。”陈三爷低声说,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捧住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

????顾锦朝觉得他的目光太深,撞进去就出不来了。

????他好像有点不对?总觉得这寻常的平静里,好像有点悲伤。

????但目光却平静又温柔。

????他亲了亲她的眉心:“我想这样和你呆着。顾锦朝……”他连名带姓地喊她,很慢,又相当的郑重。

????顾锦朝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喊他,想到陈四爷的事。她只是笑了笑,正想安慰他什么,却被他吻住嘴唇,这一切都很慢,但他的手臂用力得不容她挣脱,她却反手也抱住他。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觉得,但是陈三爷心里肯定很难受。

????她明白他的。(未完待续)

????ps:这章很长,快来不及了,明天捉虫!

????...

????...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