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061节 惊鸿一瞥

山风 Ctrl+D 收藏本站

????061节 惊鸿一瞥

????湍急的湖水.分而又合,合而又分,似乎除了那湍流不息的的水浪之外,似乎没有发生任何事。

????寒风咧咧,如喃喃低语,仿佛在诉说着它曾经看到的悲惨。

????雪早已停了,满地的鲜红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冰霜。在周围白雪的映衬下,依然是那样的醒目刺眼,鲜红早已被冻结,深深的印刻在一片苍茫中。

????上官灏顺着鲜红一路而来,一身醒目的黑色锈线锦袍,在寒风中咧咧作响。

????他看着满地的刺眼的鲜红,心早已痛的失去了知觉。他现在很平静,似乎他从来没有这样的平静过,静到了已经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

????他坐在望月湖边,从清早直到天色昏暗,从漆黑的夜色再到清晨黎明……整整三天三夜……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已过三年,那是个阳春三月天。

????三月的香洲,碧柳如烟,春花烂漫,好一派春色明艳旖旎的风光。街市上,人来人往,商铺林立,真是一番繁华景象。在如潮的中,有位年轻人很是惹人注意,他身着一身白色长袍,年约30余岁,面貌俊美,双眸如星,再加上挺拔秀颀的身材,宛如玉树临风,木秀于林,惹得街上女人不少目光。

????走到一座茶楼前,他身后的一个侍从近身问道,“公子,不如您先休息一番,去茶楼喝口茶,歇会?”

????白衣公子正饶有兴趣的欣赏两边街景,听到侍从这么一说,也感到有些疲劳,他玩转了一下手中的扇子说道:“也好!”说完,便径直进了茶楼。

????上了二楼的雅座,茶客不多,只有一桌似读书人在谈天说地。白衣公子拣了一处靠窗的座坐下,向伙计要了一壶上等好茶,轻啜了几口,“好茶!”

????正在这时候,临桌的那几个读书人模样的人又开始谈论起。似乎兴致很高。

????一个年长点的公子饶有兴致的说到:“香洲第一大妓院醉情阁今日有大热闹,你们可有耳闻?”

????另一人接口道:“那是自然,我早有听闻,听说那才艺双绝的若曦姑娘今日要在醉情阁临街的飘香楼登台献艺呢。”

????“听说这若曦姑娘年芳二十,长的天资国色,那简直是可以用倾国倾城来形容啊。情醉阁的老鸨桂嬷嬷藏在深闺中,悉心,从来不示与人。”

????“嘿嘿……不就是个嘛,怎能不示人?那不过是老鸨的伎俩,故意故弄玄虚吧,也只为以后能卖个好价钱,听说一曲就要一百两。”旁边一人不屑加讽刺道。

????“可我听说这位若曦姑娘立誓只卖艺,不。我很有兴趣看看,不知大家可有兴致?”第一个说话的公子兴兴的说道。

????果然,书生们听了,都有了兴致,谈话间很快就都下楼去了。

????这时街上也嘈杂起来,只听有人在喊,“快开始了,再半个时辰若曦姑娘就要登台了!”

????白衣公子闻声向街上看去,只见行人,商贩,都向一个方向涌去。“走,我们也去看看!”白衣公子也放下茶碗道。

????随而动,走了几条街,明媚的天却渐渐阴沉下来。

????人们都来到一条两边遍开杏花的青石街上。

????白衣公子看着热热闹闹的景象,不由露出一丝微笑来。

????很快一座雕栏玉砌。朱绮绣戸的两层小楼,就映入他的眼帘。楼上垂挂白色的轻纱,上面高高赫然有“飘香楼”几个贴金大字,楼下就是两扇朱漆大门,门上有扁额,写着“醉情阁”,想必是进此楼的大门了。

????闲杂人大都聚在门外的楼下,等待能在此一睹佳人芳容。而一些达官显贵,豪门巨富,则大摇大摆下了轿子,走进楼里去了。才见得几个书生也走了进去。

????白衣公子却没有进轻醉阁大门,而是站在人群里,不断四处打量。因为若曦姑娘还没露面,他无聊间就看着街边的杏花,此街的杏树长的极高。高过盛芳楼的楼角好多,而杏花也开的正艳,花团锦簇,素雅可人,风过时,落下一层花瓣,难怪空气里满是醉人的花香。

????“看,看,来了!来了!”人群里,有人说道,大家也纷纷向楼上看去。

????纱帘被揭起,出来的却是一个脂粉满面,徐娘半老的中年女子,她是这醉情阁的老鸨桂嬷嬷了。

????只见她四下万福道:“诸位远来的贵客!”那中年女子顿了顿,看了一眼黑压压的人群,露出满意的笑脸,又接着道:“我们醉情阁的若曦姑娘年芳二十,今日起即开门见客,若曦姑娘,琴棋书画,无所不精,诸位雅客云集而来,都要见识若曦姑娘的才艺,刚经过几位贵人竞价,莫云山庄庄主莫枫公子拔得头筹,出价五百两,听琴一曲,愿与大家共赏共乐。”

????“五百两,一曲。”人群顿时传来一片啧啧声。

????中年女子说完,有一款款万福退了下去。

????纱帘重又被放了下来,可是影影绰绰楼上已多了一个女子,白色纱里看不见她的容颜,只见一个妙曼的修长倩影,慢慢坐下,轻轻的调起琴音。

????朦胧间,只见她手指轻轻一拨那亲弦,仿佛几声泉流。涓涓而出。原本嘈杂的人群,瞬间一下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人们的目光都向楼上投去。

????当四周全部安静了下来后,一阵琴声再次从纱帐里飘出来。犹如天籁般美妙动人。初时,缓慢清幽,如山间小溪水,明澈灵秀,经几次低逥曲折,琴音渐开阔,宛如春江滔滔,水天漫漶。琴声愈来愈激越,竟似波涛拍岸,千重雪浪,夺人心魄。

????正当琴曲奏的让人如醉如痴时,骤然,一阵急风吹来,吹落了枝头无数粉瓣,漫天都是飞舞的落花,白色的纱帘一瞬间也被高高卷起,一时间,纱卷花飞,飞花逐纱。盛芳楼被笼在一片花雨里,如梦如幻中,一位白衣女子在帘后突显,她低垂螓首,青丝如碧,肌肤如雪,宛如仙子,在纷纷而落的花瓣雨里,正以玉葱之指拨弄瑶琴。

????底下的人们都呆了,痴了。

????“真美!”人群中,不禁有人喃喃自语。

????“此生能看到如此佳人,足矣!”有人在感慨。

????白衣公子顿时夜也痴了,那帘后的蓦然一现让他如睹天人,禁不住心旌摇曳。

????他呆呆站着,白色长袍沾满落英,而空气里,不知何时多了几分湿意,天空不知何时下起细微的雨来。

????琴声慢慢又舒缓起来,一支曲子将尽了。

????缓过神,白衣公子突然大步向情醉阁的大门走去,身后的侍从忙跟了上去。拦也拦不住。

????只见那飘香楼上坐满了名门显贵。那是一片繁华锦绣。

????白衣公子在楼上的边角寻得一个座位。而他的侍从则恭敬的站在一边,向四下里打量着,似乎很警觉。

????“莫公子真是出手阔绰,千金拔得头筹。我们才有机会聆听妙曲啊!”有人感叹道。

????只见坐在白衣公子的前面的,是一个身着灰色锦袍的年轻男子,他端起酒杯饶有性质的浅浊了一口,并没有去应付那些围在他身旁的恭维之人“如此的绝代佳人,竟轮落风尘,可惜,可惜啊!”白衣公子心下不由惋惜,叹了一声。

????“公子,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这种地方,您的身份……”

????“闭嘴!”那白衣公子很不满的瞟了瞟身旁的侍从。

????“让开,让开!”一个听上去很不舒服的声音在楼上响起。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年轻的华衣男子在几个壮汉的相拥现在楼上,听在旁的人的说到,他就是香洲的有名的恶霸林飞。谁也不敢得罪他,都对他礼敬三分。只见楼上的一群人都恭敬地站起,向林飞行礼问好。桂嬷嬷自然也不会去得罪他了,也媚笑着向他道万福,众人如众星拱月般将他让到最前面的一张桌子前。林飞很霸道的坐了下来,向到:“本少爷听说若曦姑娘今日出阁,今天特地来捧场,一会让若曦姑娘陪本大爷喝杯酒,听见没有。”

????“林公子是贵客,能踏足我们醉情阁就是给我和若曦天大的脸面了。”桂嬷嬷半娇半谄媚的答道。

????“桂嬷嬷,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本大爷可要先让若曦姑娘来见个礼。”林飞不屑的说到。十足的霸道。

????“这个……”桂嬷嬷有些为难,只见她转过身,望向楼上,过了一会似乎得到了什么允许似的,然后叫到,“若曦,林公子有请,快过来见礼。”

????随后只见那若曦缓缓起身,款款而行,来到林飞面前,深深得道了一个万福。

????林飞的目光一直在若曦的脸上打量了好一会,久久都没有收回来。

????“我们家若曦姑娘不仅曲子弹得好,书画,对弈,无所不精,是难得一见的才女!”

????林飞阴笑了一下,转瞬即逝。缓缓道:“哦?若曦姑娘真是名不虚传,国色天姿,这样吧,本公子想邀她进府一叙。”

????“这……”桂嬷嬷为难了起来,“林公子,我们若曦是不出去的,要不这样,让若曦专门为公子弹奏一曲如何?”

????而若曦一语不发的站在一边。

????若曦对这位林飞早有耳闻,荒好色,声名不佳,若去他府上,断没有好结果,于是她断然拒绝道,“谢公子厚爱,可若曦不愿前往,要是公子喜欢若曦弹琴,那就多来醉情阁吧!”若曦说完,福了福身,转身欲想离开。

????“哼!你出来就是做这生意的,怎麽今天如此让本少爷扫兴?是不是觉得我出不起银子?好!我今天出五千两!”林飞很不耐烦,更是不屑。

????“抱歉,我不愿意,请林公子不要强求!”若曦斩钉截铁道。

????那林飞恶狠狠盯着若曦,“哼!你一个,装什么清高!敢不识抬举?”

????“青楼女子又如何?若曦落入风尘,是上天不怜。但若曦一向行的正坐的直,从不会出卖自己。”若曦迎着林飞的威逼目光,毫无畏惧。眼神是那样的坚定。

????“哼!若本公子强求呢?”那林飞一脸骄横。

????“呵呵……”若曦对着林飞冷冷一笑,“那若曦就从这飘香楼跳下去。”若曦一脸决绝的神情。

????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有何畏惧的!

????“好!那你跳给我看。”林飞冷冷的说道。

????“林公子,这万万不可啊!”站在旁边的桂嬷嬷连忙劝解说到。

????“你是什么东西?”林飞看了看那桂嬷嬷,只见林飞一甩手,重重的一个巴掌扇在了桂嬷嬷的脸上,血从她的嘴角渗了出来。

????若曦看见对自己恩重如山的桂嬷嬷为自己挨了打,不由心酸,一行清泪也簌簌而下,她知道这骄的林飞决不会善罢甘休的,今日她难逃此劫,只见她快步走到栏杆前,一纵身一跳……

????“啊……啊……”顿时楼上楼下都是惊呼声。人们没有想到,热热闹闹一个盛会竟生如此变故。

????只见空中衣袂飘摇,才还如花似玉的女子就要赴向黄泉,魂飞湮灭?很多人已是捂住双眼,不忍再看。

????突然,从飘香楼的一处,飞出两个影子,一个是白色身影,另一个是灰色身影,他们不约而同,如箭一样,急速的冲了下来。

????那白色的身影似乎比灰色身影稍稍快了些,只见他向半空的若曦飞去,随即他的手背一弯,就轻松的缠住若曦的纤腰,只见若曦和那白影就一起飞上楼去。

????那灰色身影因为落空,先是脚尖着地,随后也飞身上了楼。

????楼下楼上的人看的都目瞪口呆,所有人都恍在梦里。直待他们清醒才看见一位白衣公子,将才那若曦姑娘揽在怀中,那公子白衣飘飘,神情俊朗,一派轩昂之气。

????而那灰色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重金买下若曦一曲的公子,而这位阔绰的公子,就是墨柳山庄的庄主莫枫。

????他随即上前,看了看若曦,只见若曦朝他微微点头,表示感谢,然后五声无息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继续若无其事的喝着酒。

????桂嬷嬷看见若曦安然无恙,喜悦的叫道:“若曦,若曦,你没事吧?”

????桂嬷嬷一把把若曦拉到自己身边,上下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确定没事才松了口气。

????坐在一边的莫枫只是看着若曦微微一笑。

????林飞看着这一幕,不理会别人呆如木鸡。讥讽的拍手道:“好一个英雄救美。还一来来两个!”

????白衣公子冷冷看了他一眼,说道,“若非你苦苦相逼,又何来的英雄救美!”

????这白衣公子一脸倨傲,又出言毫不客气,林飞面色就变了,这香洲还不曾有人这样和他说话,他阴狠一笑道,“你什么人啊,你救了她又如何?知道本公子是什么人嘛!别不自量力!”豪不示弱。

????若曦微微侧头,看了看相救自己的公子,他面若白玉,目如寒星,俊美无比。一身难以言语的贵气,不知他是何来历。白衣公子淡然一笑,“在下姓云,云洛天!”

????当他自报家门时,坐在一旁的莫枫抬眸看了看他,然后又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哼!”林飞白了白那叫云洛天一眼,心想,看他那只有一书童相伴的身份,不过就是家境略显盈余的小家公子,怎能比他的财大气粗相比。眼珠一转,有了主意。他不屑道:“桂嬷嬷,本公子要以一万两买若曦到府伺候,你意下如何?”

????“一万两!”桂嬷嬷和一楼的人都看林飞。唯独在场的只有那云洛天,莫枫和若曦没有感到惊讶。

????“既然这样,那我出两万两!”白衣公子高声道。

????在场的林飞有点不相信的看了云洛天,但是林飞一副他志在必得的样子,只听他说道,“三万!”

????“五万!”云洛天也毫不示弱。

????“你!”林飞此时怎麽也看不出这云洛天是何来路,竟是如此挥金如土。看他样子,并不象宏邺的人。再说这公子看来还有些武功,不好对付啊。

????正当两人你激烈竟价时,一个雍懒的笑声打断了他们。

????“抱歉两位公子,若曦姑娘早已经被我莫枫包下了,所以在这期间,若曦姑娘不会接别的客人!”说完,莫枫一手拉住若曦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热闹的现场。走的潇洒。怔住了所有人。

????“若曦,我帮你赎身,带你离开这里,好吗?”莫枫倚靠在窗边,双手环抱在胸前,嘴角微微上翘,带着淡淡的微笑,语气中又是带着一丝的玩味,让人听了半信半疑的。

????若曦同样的倚靠在那里,面对着莫枫,她听完话,抬起那双入黑珍珠的眼睛,看着莫枫,淡淡的笑了笑,说到,“莫大哥说这话可严重了,墨柳山庄是江湖有名的第一山庄,怎么能容得下一个入住呢?再说莫大哥这三年来,一直是这样的照顾若曦,若曦已经觉得很惭愧了,很感激了,若曦又怎么好意思这样的麻烦莫大哥呢!”